全球“夜间市长”共话夜经济无限可能

  11月24日晚,世界城市文化空间与夜经济发展论坛开幕式暨世界城市“夜间市长”交流论坛,在南京中国科举博物馆举行。现场,来自全球各大城市的夜间管理者和专家学者,以文化创造城市空间为主旨,围绕夜经济、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经济复苏的新机遇,一起探讨夜经济的无限可能。

  伦敦

  夜间也是全方位 感受伦敦的重要时段

  为推动城市24小时经济,伦敦、巴黎等全球40多个城市均设立“夜间市长”这一夜间管理职位,以联动政府各部门和夜间各行业紧密协作。AmyLamé自2016年起开始担任伦敦首位夜间市长,如今她自豪地表示:“伦敦有丰富多元的夜间经济,非常有活力的夜间市场,我就是负责这个夜间市场的夜间市长。我们所创造的夜间文化,就是要让所有伦敦人、所有来到伦敦的访问者,从晚6点到早6点,能够享受多元丰富的体验。夜间也是我们360度全方位感受伦敦的一个重要时间段。”

  到底什么是“夜间市长”?“夜间市长”需要做什么?这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。AmyLamé在分享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“我的工作重点就是要取得一个平衡。无论你是在工作还是休憩,或者你仅仅是想放松自己,我们能够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。”她要做的就是把“24小时伦敦”作为愿景,来推动整体框架的运行。

  AmyLamé说,数据显示,伦敦约有160万人在夜间工作,这相当于三分之一的劳动力。基于这一数据,目前首要的问题就是要解决这部分人在晚上工作的一些公平性问题。而她的另一个工作重点,则是要改变人们对夜间生活的态度和观念。AmyLamé表示,夜间经济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夜文化,它能够更好地吸引人才、投资和商业机会。

  巴黎

  发展新型夜经济 适应疫情变化

  作为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的法国巴黎,也是著名的不夜城。巴黎副市长弗雷德里克·霍夸德在分享中表示,他担任副市长已有6年时间,在这期间,巴黎成立夜间委员会,专门负责相关政策制定和事务处理。“专门成立这样的委员会,就是为了更好地管理本地的居民、酒吧、酒吧所有者、贸易商会以及不同的协会组织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法国夜经济以“夜巴黎”模式著称,而文化消费成为巴黎“夜经济”的特色标签。巴黎的夜生活非常多元,有夜总会,也有小酒馆。当前,因为疫情,夜经济受到了影响。弗雷德里克·霍夸德说:“我们也在思考,如何在控制疫情的情况下发展夜经济。”

  弗雷德里克·霍夸德称,目前虽然关闭了很多酒店,但也开放了更多的自行车道和行人道,让大家在晚上能够享受外景,也不违背社交隔离政策以及防疫要求。与此同时保证了至少1000个酒馆和饭店能够在不同时间段开放,至少让大家能够享受周边的一些娱乐服务。“巴黎正在发展新型夜间经济,以更好地适应疫情的影响。”

  作为城市管理者,弗雷德里克·霍夸德认为,发展夜经济,需要维持发展夜经济与周边社群生活的平衡,尽可能减少夜总会与居民的冲突。此外,应该把发展夜经济纳入市政考虑范畴内,安排专人负责夜间经济的规划和监管,从交通、安全等各方面提升夜生活的体验感。

  南京

  秦淮河畔 谈夜经济别有味道

  主论坛上,南京大学教授、江苏文化产业学会会长顾江就“夜经济和文化消费”发表了主题演讲。他表示,在秦淮河边上的中国科举博物馆举办这次活动,在南京最有历史文化的地方来谈夜生活、夜经济,是特别有味道的。

  顾江介绍,中国的夜经济有个显著特点,夜间消费更多的是文化消费。而发展夜经济,可以促进就业,提高老百姓的收入,继而拉动经济增长。

  南京的旅游这几年发展特别快,到南京来,不光是吃喝玩乐,同时又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氛围和独特的文化魅力。这个过程既满足了消费者对购物的商品需求,同时又能切实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在生活当中的表达。

  顾江称,夜经济不是简单的购物,它还能够提供更加多元化、丰富多彩的商圈、商业链条和商业生态。比如看完演出后,人们可能会去吃饭,再去购物。所以夜经济的产业关联性、拉动效应、替代效应特别显著。

  在这方面,南京投入了许多、做了很多工作,比如“夜之金陵”是在全市范围内打造总数不少于500个商旅融合综合体,进一步提升了夜间的消费品质,在较短时间内形成合理布局、功能完善的夜经济示范区,居民可以在夜经济更大程度当中感受到消费的便利性和获得性。顾江举例说,根据相关数据,夫子庙在全国夜经济活跃度中排到了第二,既有秦淮美景,也有各种餐饮、文旅IP,让人如在画中游。而秦淮灯会连续举办多届,吸引了超过2000万游客,不光带来了经济效益,同时也给这个城市增添了新的光彩,打造了一个光鲜亮丽的城市名片。“南京秦淮,中国闪亮的夜经济明珠,希望世界各个国家的人到我们南京来,到我们秦淮来。”顾江如是说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 凯纳科技 立场

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!

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,我都认真的喜欢!!!

发表评论

凯纳科技